君豪娱乐场最新网址|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(一)

2020-01-08 16:34:21

简介 : 女童走到杨诺鹏旁边观看,脆生生的说道:“你的画风清丽自然,笔法苍穹有力,真是豪华落尽见真淳啊。”杨诺鹏一愣,以为女童不相信自己,笑道:“当然,连我这样比你大许多的人,都自愧不如呢。”杨诺鹏精心点了几个小菜,小城看来是真饿了,刚端上桌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小城显然不喜欢杨诺鹏说她姑姑是对的,更不喜欢杨诺鹏把她称之为小孩!

君豪娱乐场最新网址|行走在大宋的江湖世界里(一)

君豪娱乐场最新网址,第一卷 王府风云

第一章 风资天成巧作画,江湖险恶惹事端(上)

南方的一条荒凉古道上。一个头上梳着两个总角的十一二岁的大孩子,神情安详的睡在干草堆上。初夏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她身上。这时一名背着纸墨画笔的年轻人从远处走了过来,年轻人以为是附近谁家的孩子贪玩,玩累了睡在了干草垛上,远远看着这幅童子嗜睡图突然产生了灵感,便有心将其画下来,走过去仔细瞧去,那年轻人惊呆了,这哪是村童,分明是仙子落凡尘啊!

只见那孩子雪白粉嫩的瓜子脸,额头如月亮一般高洁,柳眉如黛,长长的眼睫毛将眼睛笼罩起来,显得朦胧含蓄,不点自红的樱桃小嘴半抿着,身穿碧绿的翠烟衫,外罩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,可谓姿色天然,占尽风流,一貌倾城,画笔难容。那年轻人不由得惊呆了,仿佛在梦中一般。愣了一会儿神,年轻人终于反应过来,拿起纸笔,坐下来认真描绘起来。

过了一个多时辰,那孩子显然是睡够了,动了一下脑袋,睁开了清泉般的大眼睛,腮边有些散乱的发丝随风拂面,浑身上下散发出不可逼视的光彩,真是貂蝉比之乏韵,杨妃见之自羞。那女童问道:“你是谁?”声音清脆而带着几分稚气。年轻人道:“我这幅画马上就要好了,你稍等片刻。”

女童走到杨诺鹏旁边观看,脆生生的说道:“你的画风清丽自然,笔法苍穹有力,真是豪华落尽见真淳啊。”年轻人再次吃惊道:“你懂画?”女童歪头灿烂一笑:“那是自然,除了武功我什么都擅长。”见年轻人已开始收笔,女童又道:“我给提首诗怎么样?”

年轻人有些舍不得把笔给女童,怕她把这幅童子嗜睡图给污染了,女童也不言语,夺过笔在上面写道:郁郁青山翠,落落花底风,日落栖干草,何处向神州。只见这字的笔法清丽含蓄,自然纯熟,与这画浑然一体。诗意则清新别致,与画相得益彰。

年轻人见状,不由得大呼:“好字!真是锦上添花!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造诣,实在令在下佩服。”女童似是不信道:“你真的觉得我很了不起吗?”杨诺鹏一愣,以为女童不相信自己,笑道:“当然,连我这样比你大许多的人,都自愧不如呢。”女童高兴道: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吧,对了,你是谁?”

杨诺鹏郑重道:“在下杨诺鹏,这次出来是写生的,正好看见你......”女童摆摆手道:“你不必解释了,夸我书法不错的人想必不是坏人,你带我吃点东西吧,我饿了。”杨诺鹏被说的有些莫名其妙,觉得她不过是孩子的思维,笑道:“好吧,再走不远有一家饭铺,菜做的很好。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啊?”那女童兴高采烈道:“你叫我小城吧。”

杨诺鹏精心点了几个小菜,小城看来是真饿了,刚端上桌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杨诺鹏笑道:“别着急,慢慢吃。”小城吃得虽急,却是姿态文雅,想必是大户人家出身,她吃得差不多了才道:“我从小在山上长大,一出来才知道吃饭是需要花钱的。”杨诺鹏忍住笑道:“你这是第一次出来吗?”小城点点头:“是啊,而且是偷跑出来的,我姑姑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派人把我追回去的。”

杨诺鹏道:“你姑姑对你很严厉吗?不过她这样做也对,一个小孩在外面这样乱跑很危险的。”他实际上想说像你如此美貌逼人的小女孩在江湖上行走太危险了。小城显然不喜欢杨诺鹏说她姑姑是对的,更不喜欢杨诺鹏把她称之为小孩!只见她停止狼吞虎咽,把盘子推到一边,撅嘴道:“那你是不是觉得姑姑说我武功差、不思进取、没有骨气也是对的了?”

杨诺鹏把盘子重新放在她面前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怕你一个孩子在江湖上乱跑有危险......”小城打断道:“我不是小孩子,我已经长大了,我不喜欢别人老逼着我练武,做我不喜欢的事!”杨诺鹏看她孩子气还很浓,道理讲的太直接她听不进去,便道:“以前我和你一样也是不喜欢练武,但是我父亲总逼着我练武。”

小城忽闪着充满好奇的大眼睛道:“那你武功也很差吗?”杨诺鹏点头道:“我一开始也和你一样,就是不愿意练武,武功很不好,后来我爹软禁我,不让我出去,没有办法我就狠劲练武,把武功练好了,我爹再也没有逼我练武了,也不管我去哪里游玩了。”小城瞪大眼睛道:“真的?你的武功已经好到不用再练了吗?”杨诺鹏笑道:“学无止境,世上怎么会有好到不用再练的武功?不过至少我爹很满意了,你看现在我不是有多余的时间干自己喜欢的事了?”小城若有所思道:“你说的也对,这次回去了我也好好练功......”说到一半她神色又黯然道:“我姑姑恐怕没有你爹那么容易满足。”

杨诺鹏心想:什么人会对一个小孩子要求如此尖刻啊?他只能安慰道:“你好好练,多练几年也许她就满意了呢?”小城清澈见底的眼睛闪过一丝忧郁,面现愁容道:“武功一直练下去,能好到抵过千军万马吗?”杨诺鹏吃惊道:“抵过千军万马?”小城自知失言便道:“我姑姑说那样的话便天下无敌了。”

杨诺鹏道:“你姑姑的要求的确太高了,你有压力和逆反心理也是正常的。”小城道:“就是啊,她的要求简直没有道理。对了,你喜欢的事是画画吗?”杨诺鹏道:“对,我从小就喜欢绘大千世界,只要有时间就出去写生。”小城道:“我也很喜欢画画,可姑姑说这是玩物丧志。她逼我练武,我就一边舞剑一边在石壁上作画、练字,整座后山都被快我涂鸦完了。”杨诺鹏zan赏道:“如此说来,你练武也够刻苦的了。”

小城托着腮帮道:“我每天卯时便起床,跟着冷先生学文化课三个时辰,中间吃一次早饭,剩下所有时间都用来练武,晚上亥时准时睡觉。”杨诺鹏若有所思道:“你还有文化课,看来你姑姑也不是一味强调武功的啊。”小城不以为然道:“每天至少三个时辰的文化课,这是冷先生提出来的,如果姑姑不遵守,他便把我从后山拉回来,一天都不用练武,姑姑不知为什么对不太懂武功的他很是忌惮。”

杨诺鹏见她一脸不高兴的样子,十分可爱,便安慰道:“如你所说,虽然姑姑对你苛刻了点,但其他人都很好,你的境遇应该不错,为什么逃出来呢?”小城快要哭了道:“姑姑天天骂我资质差,武功没有长进,只知道附庸风雅,安于享乐。她见我又在练武期间弹琴,就把我心爱的桐木琴给摔坏了。”

杨诺鹏拍着她的肩头道:“你姑姑有些过了,不过练武期间为什么要弹琴呢?”小城委屈道:“我觉得武功有时候和琴声是相通的,我练武的时候偶然有了灵感,觉得琴声如果这样弹一定会很美,就试了一下,没想到被姑姑发现了,她就认为我从来没有好好练过武,一有时间就偷懒,所以武功才那么差的,罚我在石室里禁闭三个月,我受不了就跑了出来。”

杨诺鹏摇头苦笑道:“出来玩几天,你姑姑气消了就好了。”小城不高兴道:“可是我还生气呢,好不容易才跑出来,回去了多无聊啊。”杨诺鹏知道她是孩子心性,自己再劝说也无济于事,便不再言语。

*作者:洛轻尘,鱼羊秘史签约作者。

风来啦!北京今日有6级阵风 能见度明显好转